中国新时代艺术家网
首页>>新闻 > 本网特稿 > 正文

入寺一年半后选择“下山”,如今的他过得好吗?

2022-09-06 09:35:04 |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资料图:5月17日,浙江杭州,游人在灵隐寺大雄宝殿前参观、敬香。<a target=
资料图:5月17日,浙江杭州,游人在灵隐寺大雄宝殿前参观、敬香。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5日电(记者 邢蕊)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社交媒体上时不常就能看到某个寺庙的招聘信息。而每逢寺庙招聘,都会引来大量热议和关注。

  两个月前,湖州法华寺面向社会招聘文史资料整理专员、厨师和园林绿化维护员。曾经在灵隐寺工作过一年半的小伙赵莲贵在朋友圈转发了这则信息。其中,“文史资料整理专员”这份工作朝九晚五且周末双休,试用期过后薪资可达10000元。这让赵莲贵感慨:“明确写了工资,是良心单位。”

  2022年,是赵莲贵从灵隐寺辞职的第五年。离开灵隐寺后,他换过两份工作,如今担任一家互联网企业的公关。当我们联系到他时,关于寺庙生活工作的点滴已经在他脑海里渐渐模糊,但在某个隐秘的角落里,依然有着关于他的“传说”。

  他告诉记者,能在灵隐寺工作很幸运,但生活还要向前看。

赵莲贵朋友圈截图。
赵莲贵朋友圈截图。

  “因为房贷,我辞职了”

  2016年4月,赵莲贵从珠海来到杭州,正式入职灵隐寺,负责寺庙里的新媒体运营工作。刚开始,他租房子住在外面。后来庙里腾出来一间屋子,赵莲贵从此开启寺庙里的“佛系生活”。

  早上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是赵莲贵的工作时间,他主要负责灵隐寺微信公众号内容的发布。他的直属领导是寺庙里的师父。师父对新媒体也没什么研究,他告诉赵莲贵:“我们对涨粉和阅读量没有要求,一切随缘。”

  这份工作对赵莲贵而言没有难度,他一般会传播一些佛教小故事,或者介绍下与灵隐寺有关的历史。有佛学会议的时候,他要负责拍照、撰写新闻稿。

  寺庙里提供一日三餐,但是想吃肉得去外面。索性赵莲贵对吃这方面并无追求:“吃饭就是一个摄取能量的过程,如果给我一种可以维持生命的营养液,我也能活下去。”

  在赵莲贵看来,生命不应该浪费在吃饭上。每天完成工作后,他最喜欢在寺庙里溜达,或假装是游客,听旅游团导游讲庙里的故事。记下庙里每一块匾额,查清它们背后的故事,这是赵莲贵的乐趣之一。

  从灵隐寺骑电瓶车到杭州西湖,只需要十分钟。有时候,赵莲贵会去西湖找找灵感,然后回寺庙里研究填词和律诗。下班后,他偶尔也会下山游泳,顺便在外面搓一顿。

资料图:5月17日,浙江杭州,游人进入灵隐寺参观。<a target=
资料图:5月17日,浙江杭州,游人进入灵隐寺参观。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

  生活里的空白被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填满,这使得赵莲贵从来不会觉得无聊。他说:“我的生活没有烦恼,唯一的烦恼就是钱不够多。”如果不是因为房贷,赵莲贵可能会在灵隐寺待一辈子。

  来杭州工作以后,父母给赵莲贵在安徽老家买了房子,他从此背上了月供五千多的贷款。但每月扣除五险一金后,赵莲贵能拿到手的只有五千块,他只能用之前攒下的积蓄填补窟窿。两个月以后,赵莲贵的财政出现了赤字。

  “还是要考虑接下来怎么办。”思前想后,最终赵莲贵在2017年秋天“下山”了:“(房贷问题)我只能靠自己。”

灵隐寺一角。受访者供图。
灵隐寺一角。受访者供图。

  “我佛需要解决问题的人”

  在解决问题方面,赵莲贵确实有很强的能力,而且也得到了“我佛”的认可。

  当初,他和一两百人同时参加笔试,要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一篇《如何文明进香》的新闻稿。笔试允许带电脑,寺院还提供无线网络。

  赵莲贵在庙里转悠了一圈,拍了几张照片,又从网上找了一篇稿件,顺手改了改就交了卷。他成为这些人中第一个交卷、似乎也是唯一一个准时交卷的人。

  入职以后,师父才告诉他:“我们一看你就是从网上找的,但我们就是需要能很快解决问题的人。”

  面试那天是个周日,赵莲贵一大早就到庙里候着。师父问他为何来这么早,赵莲贵坦诚地回答:“我想早点面完,下午还能赶回珠海。”师父一听,就把他安排在了第一个面试。

  赵莲贵回忆,面试过程也比较随意:“两位师父,还有两位工作人员,我们一起拉了会儿家常。”他还很认真地告诉对方,自己不太了解佛教,来这里工作是抱着学习的心态。

  或许是赵莲贵的真诚和机灵打动了“佛祖”,他最终脱颖而出,拿到了offer。

  这个新来的“90后”小伙,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他和师父们一起打篮球,谈天说地。师父有什么事情,也都愿意找他帮忙。用赵莲贵自己的话说:“当时在寺庙里,也算是一个有价值的人。”

灵隐寺的猫。受访者供图。
灵隐寺的猫。受访者供图。

  “求诸于人,不如求诸于己”

  赵莲贵是双鱼座。按照星座来分析,双鱼男一般都多愁善感,优柔寡断。但赵莲贵是个很果断,也很理性的人。

  辞职后,他先是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营销策划。2017年是互联网行业深度发展的一年,趁着这股东风,赵莲贵很快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模式。

  不过久而久之,他开始觉得工作内容有些千篇一律,“同样的套路玩了一遍又一遍,我需要寻找新的发展。”于是赵莲贵辞职了,来到了现在的公司。

  从2016年到2022年,赵莲贵很清楚自己每个阶段想要什么。

  当初来到灵隐寺,是这座千年古刹的名声吸引着赵莲贵:“灵隐寺像是一个标签,就像我们找工作都愿意去大厂一样。”为此,他可以忍受不高的薪资。而离开灵隐寺后,赵莲贵有了在杭州安家落户的压力,他开始追求更高的收入,付出的代价就是加班、出差、熬夜。

  这些年中的每一次辞职的决定,都意味着他几乎要从头开始。这在外界看来很不容易,但赵莲贵从来不害怕做出选择。他觉得所谓的“选择困难症”就在于:“你两边好处都想要,哪有这样的便宜事。”

寺庙的篮球场。受访者供图。
寺庙的篮球场。受访者供图。

  赵莲贵至今还记得,和他一起入职灵隐寺的另一个小伙,每次在斋堂遇到他,对方都会像祥林嫂一样不停地抱怨素菜有多难以下咽。赵莲贵对此很不理解,他告诉对方:“你选择来这,但连吃一顿斋饭的心理准备都没有?那还是趁早走人吧。”

  两个月以后,小伙真的走了。在赵莲贵看来,“无论是做工作还是做人,遇到问题,我们所能做的是求诸于己。不要总是期望别人帮你解决问题。”

  “是否怀念在寺庙的生活?”对此赵莲贵回答:“没有所谓的怀不怀念。每份工作都有好和坏的一面。坏处就是好处的附属品。”

  “就是一份工作”

  最近几年,很多寺庙的招聘启事在网络上频频出圈。在很多人眼中,寺庙是自带灵力光芒和神秘色彩的一方净土。在这里工作既可以修身养性,又可以挣钱养家。这样看似两全其美的工作,让不少吃瓜路人心驰神往。

  法华寺的招聘公告发出后,短短一天时间内就收到到了两三百份简历。由于报名人数过多,寺院不得不紧急删掉了招聘推文。

  有不少网友在招聘启事下留言:钱不钱的不重要,主要是向往这份工作;这不是我梦中情工吗……

 

  对于时不时刮起的“寺庙工作风”,赵莲贵觉得过于夸张:“这就是一份工作而已。”

  在没来灵隐寺之前,赵莲贵也想尝试那种所谓的“佛系生活”,但一年半的寺庙工作经历让他明白:“大家都是普通人,只不过是信仰不一样。当一个群体规模足够大时,它其实就是一个正常的社会。”

  “入世”以后,赵莲贵过上了和普通人别无二致的生活。现在,他和在灵隐寺工作时认识的女朋友走进了婚姻殿堂。他们在杭州买了房子,每个月的房贷也变成了一万多。

  肩上扛着生活的压力,赵莲贵却依旧淡定。他说,如果有一天失业还不起房贷,他就卖掉房子回老家:“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现在遇到的一切就都是幸运。”

  一路走来,赵莲贵一直向前,从不回头,就像那首歌里唱的:

哥已不在江湖,哥也不会孤独

哥要选择的路,没有谁胜谁输

哥已不在江湖,哥也不失风度

哥要找的幸福

只有自己最清楚。(完)

(责编:蚂蚁传媒)
返回顶部